运营者学习园地
Cultural&Creative

不到郊区买房,不知道上海的魔幻

有一种生活,现实里透露着魔幻,他的名字叫上海郊区生活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「真叫卢俊」(ID:zhenjiaolujun0426),作者:真叫卢俊团队

01

上海的包容性,吸引了大量的外来青年,他们是身在上海的外地精英,简称“海外精英”。而“海外精英”最聚集的地方,当属松江这个地方

因为在松江,有一条魔幻的9号线

早上6点刚过,海外精英们从松江大学城、松江新城、泗泾和九亭上车,开始一天的魔幻之旅。

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早起的人儿有座位。

最早上车的人,都是刷一会手机,接着开始睡觉。平稳、安静的9号线,是睡城模式的延伸空间。

早高峰上车的人就悲催了,排队是必须的,有的站还限流。他们可以打哈欠,但不能睡觉。因为站着睡觉的功夫,不是谁都能学得会的

而我,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多年行走地铁,我早已练就了站着睡的绝世武功,至今遇到的同类高人,不超过3个。这门神功的要诀是,要以秒为单位,快速、高频次入睡,不要怕摔倒。

因为在早高峰的9号线里,你是不可能摔倒的,唯一的风险是被旁边的姑娘嫌弃一下。

但这都不是问题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

02

泗泾常驻人口15万,有13万是外地人。

而就在几年前,泗泾还是边缘之地,孤零零的矗在上海与松江之间。

地铁一响,黄金万量。

9号线开通后,一大批外地青年带着黄金而来,兑换成房子。他们来自安徽、江苏,以及河南山东湖北江西,现在都变成了“泗泾青年”。

每天早晨,泗泾青年们像从地上冒出来一样,从四周涌向地铁站。在漕河泾和陆家嘴,男青年下得多。在徐家汇,女青年下得多。

泗泾青年们众志成城,把泗泾变成了一个大型居住区,也把泗泾站变成上海居住区客流量第3名的站点。

慢慢长路,他们祭出手机这个大杀器,看头一天下载好的延禧攻略,刷微博微信抖音,偶尔也有人会看看真叫卢俊了解下楼市

有人说在地铁上看不到中国人看书,如果在早高峰的9号线上,你的书掏得出来吗?

03

在松江区内行驶的9号线,两边还是各种厂房、楼盘、农民别墅以及大量的农田,像极了中国任何一个小城镇。

一到九亭,地铁在地上地下的交换。这是在提示你,这里是魔界分界线。

9号线尽管只有45.6公里,但它的伟大之处,就是连接了松江成和上海,让你在田园诗歌和高大上的CBD之间自由切换。

同步国际的工作场景,与城郊结合部的气息激烈碰撞。LV、prada与煎饼果子并举、Peter.Li与李建国合体,种种场景,产生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既视感。

而泗泾站,人流涌出,呈现另一派繁华。

烧烤摊、水果摊、摩的一起揽客,此时此地,马云的商业帝国,干不过马老三的兰州拉面。

路边的黑车司机用复读机模式大喊,“五块、五块,上车就走。”

出站的人一部分人径直钻进去,客满,出发,这种司机与乘客的默契关系,是黑车运营的最高境界。

另一部分人走向自行车区,骑着小毛驴,消失在茫茫人海。还有一小部分闪进灯火阑珊处,发动私家车。

如果在深夜,站在泗陈公路看9号线,夜空漆黑,车厢通亮,像极了宫崎骏电影的画面。直到车站停运关门,这种情形才结束。

04

泗泾的四大天王,是二王二马

大部分的商业需求,马云和马化腾都可以解决。他们对生活配套的要求降低到极点,有超市和菜场就够了。

而到了周末,泗泾青年们的需求,要靠王健林和王石解决。

松江万达、七宝万科以及地铁站的三湘,充满了各种亲子教育机构和餐饮业态。

从周六早上到周日下午,泗泾青年们开始带着孩子出发。只有关于孩子的商业,才能吸引到他们。

王健林说,人气是吃出来的。现在可以补充一条,也是孩子带出来的。

在松江大学城,一个将近10万平方的商业,开发商用80%的面积,只做亲子教育和餐饮两种业态。

投资大腕们按各人群的商业价值划出层级:少女 > 儿童 > 少妇> 老人 > 狗 > 男人。

在泗泾,少女太稀缺,儿童就成了支柱经济群体。至于推动了房地产发展和汽车产业的男青年们,价值排序在宠物后面

可是,这是真的。

泗泾男青年们无欲无求,工作日上班,周末加班,唯一的时间用来老婆孩子。如果能在周末打一场篮球或者打一次飞机,已经很满足了。

05

十年前,九亭人民以为自己是边缘。三年前,泗泾人民以为自己是边缘。

直到大学城和新城的人民呵呵一笑:无知,限制了你对上海发展的想象。

上海摊大饼的速度,远超你的想象,不然怎么叫上海滩。而摊大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建地铁。

“海外精英”们掏空家底,在车门关上的前一秒上了车。面对现在冲上天际的房价,他们庆幸而后怕。

这样的案例在上海比比皆是,以前是这样,现在是这样,未来大概率也是这样

20多年前,万科刚进上海,在七宝安营扎寨。当时的七宝很有诗意,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第一次去的人还有惊喜赠送:看,灰机。

现在的七宝,已经被政府纳入主城区,官方认证,城市沙发。

十几年前,金地去南翔开发楼盘,当时的南翔唯一被人熟知的,是小笼包。现在的南翔,只有吃小笼包的青年,少有南翔青年了。

十年前,老一辈上海人还有“宁要浦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间房”的观念,现在的浦东,房子不是你想买,想买就能买的了。

现在的泗泾,新建的楼盘,已经是5万的保本价了,而且是在限价的前提下

在上海郊区买了房的“泗泾青年”们都深谙一个道理,别管车厢是否舒服,先上车再说。上了车,你就能慢慢从站票换成硬座,再换成卧铺。

而等车的人,却发现过往的列车一辆比一辆快,呼啸而过,扬起站台上的尘土。

松江、嘉定、青浦、奉贤,是还在开着的为数不多的车。

06

大多数时候,青年们买一个地方,会各种挑剔。买之后,会慢慢适应,然后爱上这里。

来自各个大省的泗泾青年们,也会慢慢适应泗泾。他们来了,配套就起来了,郊区就越来越城市了。

他们更像一群拓荒者,去到一个郊区,跟它一起成熟,然后得到属于拓荒者的奖励。而瞧不上这些地方的人,有一天也会被这些地方瞧不起。

曾经,他们是某丝。现在,他们是身家数百万的某丝。

因为就算松江的房价涨到10万,跟他们也没有太大关系。那一栋栋以佘山为卖点的别墅,才是从丝到壕的证明。

“海外精英”们最大的改变,不是内心奔腾着草泥马,而是燃烧的小火苗。

毕竟,十里洋场太撩人,浪奔浪流让你想荡起奋斗的双桨。他们相信梦想终会照进现实,功名、爱情、理想,逐一落定。

只要你坚持每天把自己拖进9号线。

媳妇都有熬成婆的那天,上海郊区也有熬成“市区”的那天。

07

当然,曾经的“海外精英”们,动不动也会有振聋发聩的哲思:

留下,还是离开?这是个问题。

如果你看过笑傲江湖就知道,累觉不爱的令狐冲,一心要退出江湖。任我行劈头盖脸: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你怎么退?”

看见没,你想退,老丈人也不答应。

再说,“海外精英”们六根不净,荷尔蒙旺盛,拜物毒深入骨髓,退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体内的肿胀感,也更不想把世界让给油腻的那帮人。

老婆等着你消费升级,经济等着你拉动内需。“海外精英”们还知道,比起上海需要你,其实你更需要上海。

浪奔浪流的上海滩,再次用魔都特有的魔力诱惑着你,去奋斗、去逆袭、去甩开膀子干。

至于罗曼蒂克,哪有大房子好车子重要,让它早点消亡吧。

而这一切,9号线将为你见证。

08

当然,9号线并不孤独。嘉定的11号线,浦东的16号线、浦江镇的8号线,都装满了“海外精英”,他们白天聚在市中心,晚上游走四方。日复一日,把上海的大饼越摊越大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知着文创-更接近运营的本质 » 不到郊区买房,不知道上海的魔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知着文创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